15880網站首頁  Les交友  愛情診所  心情日記  Les照片  排行榜  許愿池
2006年2月7日到今天,15880走過11年多的時間,不忘初心,會一直堅定走下去!

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(八)

發表時間:2021/8/13 14:15:46 已被閱讀 1776 次 (評論 1 條,查看 / 發表) 作者:釋然1136
我真的辦不到!我相信樹也一樣,不然也不會因為現實的殘忍而抱在一起痛哭那么多次。即便知道那是懸崖也會想要再賭一次,賭一次跳下去不會被摔死,這是人在頻臨絕境時都會想要做的“孤注一擲”,盡管明知道那樣的傷害最終誰都經不起。
       如果有一天我們都能坦然的放開對方的手,我想,那應該是心死的時候吧。就象很多目送愛人遠去,并給了他/她很多祝福的人,都已經認命了他/她不會再是自己的誰,即便自己真的很愛很愛他/她,那么深那么久。只是那疼痛將會是一輩子的事情,愛情只與自己有關。
       那晚一直心情很差,莫名其妙的發慌,可能是瓊的話正好刺到了我的痛處。盡管不算太晚,我依然堅持要走,真的很想要任性,不怪誰,就想狠狠的任性,狠狠的告訴全世界我不會放棄,不想放棄?墒俏倚袉?我連大聲喊出來的勇氣都沒有,一開口就找不到自己的聲音在哪里,還有什么能耐說自己一定要擁有。
       樹說讓我等她一會兒,和瓊把今天的帳做了就走,我愣沒聽,轉身就沖出了門。
       我的舉動讓瓊很是尷尬,跟著跑出來叫我,卻被樹喊住了。
       或許是這種不安壓抑太久了,久到自己都快要承受不起,瓊的問題不過只是導火線而已,我在大街上邊沖,邊已是淚流滿面。
       覺得好委屈,為什么是我要遇到這樣的感情?
       愛情原本是兩個人的事情,為什么我們的感情里面非得有那么多人來瓜分?
       要別人笑就要自己哭,為什么?
       我承認自己不夠堅強,也承認自己會害怕,可每次想到和樹分開就難過得不得了。
       到底是什么樣的愛情非得這么悲哀?
       街上的行人來來回回,我都看不清楚誰是誰的方向感,橫沖直撞的往家趕,我急于想見到我的母親,告訴她:“媽媽,我好辛苦!”
       不用轉身,不用扭頭看,我知道樹一定跟在我身后,不管我去哪里,她都會跟著,就是這樣默默的守護著我,這樣的寵愛會讓此刻的我更想沖著她發脾氣,盡管并不是我本意。
       夜市擁擠得不得了,我還死命的去擠,看到牽手的情侶就死命的從他們中間闖,我想我是發瘋了,因為嫉妒還是因為覺得老天不公平?
       “搞什么鬼!有病?”
       我被第N對被我“拆散”的情侶吼了,竟然覺得這樣心就不那么痛,因為一個小小的我,你們也總要得分開那么幾秒鐘不是嗎?
       誰說你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?
       誰說你們可以永遠牽手一起逛街?
       我似乎撞疼了那女人,她叫了一聲,站在她身邊的男人便出來英雄救美了。
       只是那女人沒給他表現機會,自己伸手狠狠扯了一下我的頭發,生疼!或許我真的遇到野蠻女人了。
       或許是因為那長長的頭發對于我,應該是對于我們的愛情來說,意義太多太深,那女人碰了它就象犯了禁忌,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也會象潑婦一樣的去動手與誰拉扯,盡管有錯在先,也顧不得那么多禮數。
       樹趕上來試圖拉開那女人扯著我頭發的手,卻被那男的擋住了。我們四個成了街頭鬧劇的小丑,罵的罵,扯的扯......
       我想要是我的學生見到他們平時端莊淑女的small teacher變成一個潑婦在大街上和一個濃妝艷抹的妖艷女人扯做一團,該是何等的驚訝。
       “啪”的一聲響,清晰可以辨出那準是有人挨了重重的耳光,扯著我頭發的那只手松開了,看好戲的人也越來越多了。
       我擔心的尋找著樹,害怕她受傷,卻看見樹和那男人,還有我都一樣的驚訝,因為那個耳光實在太響,那女的自己都沒回過神來。
       是小鬼,不知道從哪鉆出來的,狠狠抽了那女人一巴掌,滲紅的疼。接著又是一耳光扇,那男人急了,沖過來抓著小鬼就想打,樹也沒料到那小破孩下手竟會這么狠,正要去拉那男的,那女人卻發了話:“走!”揀起掉地上的包,捂著臉擠出了“圍墻”,主角之一離場,自然已再無好戲,圍觀的人自然三開了去,我象個傻子一樣站在那,完全弄不清狀況了......
       說實話,真的很后悔自己的任性,惹了這么一出事。
       我看見小鬼眼睛里有強烈的恨意,就好象跟那女人有深仇大恨一樣。
       樹把她拉了過來,拍拍她肩膀“算了”,然后伸手幫我整理那亂成雞窩的頭發。
       “你惹別人不好?非得惹那賤人?”
       “我?”
       那意思是,所有經過那小鬼都看得一清二楚咯?也跟著我有一段路嗎?我無從對自己出格的行為作出任何解釋,也沒了立場爭辯。
       我問樹有沒有受傷,樹搖頭,沒吭聲。我感覺到她在生氣。  
       小鬼很羅嗦的在耳邊罵著,一會兒罵我笨一會兒罵那女的死不要臉,第一次從她的臉上看出別樣的情緒。我想,她和那個女人應該是認識的吧?
       樹依然沉默的走在我身邊,靜靜的聽桐沒完沒了的念叨,她似乎不是很想搭理我,卻也沒走開
       我們在小鬼面前表現的很疏離,一切都只是朋友而已。  
       “用那么大勁,你手不疼?”之前所有情緒都因為這場打鬧而沒了蹤影,長這么大,還是頭一次如此放肆。
       “我還嫌輕了!”桐扯扯肩上的包,表情一正,又開始了。
       “你有病?沒事撞別人干嘛,尤其是那賤女人,撞了她晦氣!”
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有完沒完?”
       我真的不耐煩了,屁大點小孩,教訓起我來了?就算剛才那兩耳光確實幫了忙,可也不至于讓你說成這樣?才幾歲?
       “自己惹了麻煩還好意思!丟人!”  
       我真的不想和這破小孩再繼續這個話題了......會瘋掉!
       “謝謝你的大恩大德!趕緊回家去吧,別老在街上閑晃,有這點時間倒不如多看點書!”職業病犯了。
       她不耐煩的嘟了嘟嘴“記到!你欠我一次!”我翻白眼。
       桐喊樹叫做“師傅”我覺得好笑,什么時候兩人變成了師徒關系?
       提到學習問題讓她覺得沒了意思,所以轉身貼著樹去了,左一句師傅又一句師傅,馬屁大王!
       桐的思想、行為、口氣都不象一個十六七歲的孩子應有的成熟老練,不知道為什么,總覺得這孩子跟當初的樹一樣,有很多很多秘密,只是她比樹還要任性,少了樹的穩重。
       到十字路口,我們不一個方向,小鬼告辭時候突然對著樹冒了句:
       “師傅,麻煩幫我好好看著my small teacher,改天請你吃飯!”
       不管我們是否回應,桐徑直頭也不回的背著那造型怪異的大包右拐了。
   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
       樹說了句讓我沒頭沒腦,正要開口問,樹卻不打算再多說,伸手攔了輛出租,我們回瓊家樓下的停車場里取車,一路上再無半句對話。
       樹沒有直接送我回家,而是去了love river ,沒有下車,沒有行人,天上也沒有星,我安靜的等樹開口。
       樹點了煙,狠狠吸了兩口,突然傾身過來吻住了我,用舌頂開我的唇,把吸在嘴里的煙子灌入我口里,我被嗆得想要咳,想要躲,樹卻霸道的用手扣著我的下頜,不許我拒絕和抽身。直到看見我眼角有淚,才松了手,移開唇。
       終于可以大口的喘氣,咳得胸腔悶疼,眼淚水直掉,卻沒有吭聲責怪,我開始有不好的預感。
       “看見你發瘋一樣的橫沖直撞,不可理喻的穿插在別人中間,我心里就是你現在的感受。悶疼!”樹沒有看我,搖下車窗,自顧抽著煙,語氣很平靜,聽不出情緒。
       我無言以對,此刻說什么都是多余,這種痛,她要讓我體會,要我記住,我疼她比我更疼!
       “總覺得現在的你越來越不象你,沒以前開朗,也沒以前快樂。跟我在一起,覺得很辛苦吧?”
       “不......”我不知道她到底要表明什么意思,可直覺告訴我,那是我最最不想聽到的話題。
       還沒等我回答,樹就繼續說著,她并不需要我給什么答案,只是要我聽就好。
       “我也猜到瓊肯定問了你什么,之前她也問過我,但我拒絕談這個話題。她也是出于關心,也沒其他意思”樹把還剩半截的煙彈出窗外,我開口想說點什么,她示意我她明白。
       “其實這個問題我也考慮很多次,都沒什么結果。剛剛發生這樣的事,是我從來都沒想到過的。不過是因為別人一個問題一句話,就可以刺激你失控,我不敢想以后萬一真的要有什么事發生,你會變成怎樣?這段時間發現你越來越敏感,甚至有些神經質,我會心慌,你知道嗎?”
       我強忍著要她停止說下去的沖動,其實我不想聽,真的不想聽,任何一句帶有動搖的話,都可以讓我不想再呼吸,可依然努力的克制著自己繼續聽樹說下去,請你,請你的心,要堅定。
       “我說過沒有什么可以讓我輕易就放手,但要是傷害到你,把你變得不象自己,我一定會......”  
       “不許說!”我吼得很大聲,抽泣讓我的聲音嚴重變調。
       “你答應過我永遠都不說那兩個字!別人可以勸我們分開,別人可以不看好我們,但你不可以!”
       你,不許說要分開,還沒到窮途末路,不許放開我的手!盡管對于未來我們都一樣擔心和恐慌,但請你,請你一如從前,堅定的抱抱我,溫柔的吻我。
       這些日子以來,一直做同一含義的夢,不是你上車我剛好下車,就是你才走我就來,不停不停的錯過,又不停不停的找,好多次你不在我身邊,我都從夢里驚醒,哭著大半夜打電話給你,聽到你的聲音,聽到你說夢是反的,我才能安心的再次入睡。
       很多時候其實不想哭,但眼淚它總是由不得心,你笑著看我,疼惜的擁我入懷,現實太殘忍,未來太飄渺,只有你是真實存在,悲傷與幸?偸窍嚯S,讓我的淚連成一片海,而你是海浪拍打巖石的聲音,因為你存在,我所有潮漲潮落才有意義。
       每次你送我回家,每次看你轉身要離去,每次聽到你說“晚安!”,都害怕這是最后一次你來看我,你背影會憂傷,離開時候的車燈會孤寂,明天不是還會相見嗎?怎么那么怕說“再見”?
       你總是努力把自己能給的幸福,盡力給了我,總是希望能趕在時間之前,你說太多事還沒為我做,太多幸福還沒兌現,所以要和時間賽跑。
       親親我的愛,不帶我去美麗的地方,不送我戒指玫瑰,不說一句甜言蜜語,不許我任何諾言,都沒關系,只要你,只要你一直牽著我的手,讓我呆在你身邊,靜靜的看你抽煙的樣子、喝水的姿勢、醒來時朦朧的眼睛,吃飯時滿足的表情,就已足夠,足夠我一生都活在幸福里......
       我會很乖,也會學著堅強,不再任性,也不再那么瘋狂,做你心里那個恬靜如初的女子,所以,分手的話,請不要說出口,愛我心也請不要有半點搖晃,我答應你會好好的,一直幸福的依偎在你身邊......  
       樹沒有再繼續之前的話題,也許我的眼淚,就是她致命的傷,擁我入懷里,我們的眼淚一起落在樹的肩,濕了她的衣,散成一片詭異的痕跡,象有毒種子開出的花,美麗異常......
       輕輕解開我上衣領口,樹低頭吻我左肩那紫中泛青的印記“不會放開你!”,有淚順著我的鎖骨滑落胸口,溫度由滾燙到冰涼。
       “這印記一天不消散,你一天不許離開我!”它消一點,就狠狠再咬一次,一輩子都帶著走,一輩子,不離不棄!
       因為樹的出現,我與那小鬼的關系改善許多,自從那次扮演有失身份的潑婦后,小鬼沒再故意“與我為敵”,會按時交作業,也會在試卷上多寫幾個字,盡管她繼承了“復印機”的特長,盡管那考試成績一塌糊涂;
       每天早上遇到,會主動向我問好,每天放學會跑來問我,她師傅今天會不會來學校找我,有時會多問一句“你和師傅是很好的朋友吧?”
       我點頭,心想:傻孩子,關于這個問題,老師不便回答你,因為你還小,因為這樣的愛情你無法理解與明白,也不需要去弄懂。
       這個頑皮而叛逆的孩子,是樂意讓樹對她說教的,對她而言,樹的話,比起我這個老師說的,還要有說服力,小孩子的崇拜也許就是這樣。
       樹是想改造,或者是想“救”這個孩子的,因為她身上有太多自己以前的影子,也有太多頑劣因子。
       沒能念大學,沒能體驗一下大學生活,樹說這是她唯一覺得后悔的事,盡管那一紙文憑對她來說或許毫無用處。也許正因為這個遺憾,因為桐仿似當年的自己,讓樹對她起了想要管制的念頭。
       “不想她走我的老路,以后跟我一樣為這事后悔”樹對我說這個的時候,眼里的情緒很復雜。
       我想,如果當年能有個狠角色來管制管制那個混世魔王般的樹,這一路又該是怎樣的不同?
       只是桐這個做什么都不用心,成績差得一塌糊涂的小破孩,能代替樹完成未完成的事嗎??她會讓樹失望嗎?我們都沒有把握。
       她們師徒二人后來打過兩次籃球,一次在學校,一次在公園,因為樹的時間不多,每次都很倉促,惹得那小鬼直嚷嚷不過癮,死賴著樹下次一定要多給點時間。
       休息之余,樹問小鬼想不想念大學,小鬼說想,但除非做夢......
       樹揉揉她的頭發“想就行!”
       在小鬼一臉的問號中,我和樹笑的有些許安心,至少她想上大學...
       在我正漸入狀態時,老太告別醫院,提前回來坐陣,可見她是不放心我,甚至瞧不起我這只菜鳥的,畢竟這可是她最后一次帶畢業班,之后就回家養老去了,再怎么說,是想“收藤結大瓜”的,哪能讓“葫蘆娃”毀在我手上?
       和這些孩子相處時間并不長,卻多少有了點感情,他們是我第一批弟子,盡管我不能送他們“出山”。
       在給他們上的最后那堂課上,象初次見面那會兒一樣——聊天,不過比那時候多了一個主題“大學、夢想”。
       這些對于他們來說都是老生常談,而我依然這樣要求著,或許那時候動了私念,想要聽到那些簡單的孩子說著自己簡單的夢,一如從前的我們......
       “等上了大學,我想談戀愛!”這個回答引起了全班的哄笑,說話的是一個笑起來有兩甜美小酒窩的女孩,叫敏。
       她的回答讓我至今都仍清楚記得她的模樣、名字、還有說話時眼睛里的憧憬......和當初那個我,很象,對嗎?
       敏,你曾經的small teacher想知道,現在的你,幸福嗎?老師不止一次祝福你,祝福你能遇到最美的愛情......  
       我特別注意那群學習相對比較差的孩子,提到大學,都一樣沒了底氣,說話也沒平時那拽勁。
       初次嘗到為人師表的心情,希望自己的學生都能擠進大學門,可那么多人過橋,總會有人落水,能者過弱者讓,競爭本就是殘酷的......
       我能做什么呢?不也只有嘆氣的份?也許因為樹的緣故,致使我比較關注玩劣的孩子,想要知道在他們這么頑皮的外表下,有著怎樣的故事和怎樣的心?
       是不是也象樹一樣,有著人人羨慕的家庭環境,卻又有一顆憂郁而堅強的心,和出奇強的自尊???亦或者是其他原因導致他們這么頑皮???
       我想,在這點上,我是三八到極點的......
      我真心的祝愿這群過橋時候屬于弱勢的孩子,能夠走好屬于自己的路,不論以什么方式...堅強的、努力的把握好自己......
       小鬼坐在角落一直沒吭聲,也沒抬過一次腦袋,看不清她臉上表情,也琢磨不透她小腦袋瓜里想的什么。
       我,不再是你的老師,感覺有點輕松,隱約中會有不舍,畢竟你是樹的小影子,讓我有時光倒流的幻覺,還有你為你的老師出氣的那兩個耳光,我是感謝你的......
       感謝的原因有些許復雜,原諒我是一個過于善感的人......
       下課鈴聲響,意味著結束了我在這個班講臺上的教課歷程,給了大家祝福,他們還以我掌聲和微笑。
       加油吧,孩子們,都會幸福的...
       收拾課本,剛出教室門,就被從后沖上前的小鬼擋住,伸手遞給我一張胡亂疊著的字條,轉身就跑了個沒影,原來你也會有不好意思的時候嗎???
       我笑著搖搖頭...其實這小鬼也滿可愛......
       回到辦公室,坐在桌前,打開字條,那筆記其實也滿漂亮,怎么之前一直覺得很象“雞腳叉”?
       “small teacher,對不起!請記住我的名字叫桐,不叫小破孩!”下面還有一行,不是桐的筆記。  
       “也請small teacher記住,我叫杰,不叫‘復印機’”外帶一個笑臉。
       呵呵,我不由的嘴角上揚,眼角有點濕濕的。
       真不好意思,你們的老師,不過教了兩個月的課,就給你們都起了綽號,若我的小學導師知道了,會覺得自己很失敗。呵呵...
       我想我是感動的有些厲害,以至于給樹打通了電話,卻一直沒能發出聲。
       樹擔心的問我怎么了,任由她在那邊焦急的頻頻發問,我喜歡她為我擔心,喜歡她為我改變情緒,我是自私的孩子......
       樹說過來找我,問我是不是在學校。
       我說不,只是離開那群孩子,有些不舍、有些感動,
       樹松了口氣,說要是每次都這樣又哭又笑,那這輩子要帶那么多學生,又有那么多學生升學離開,我會被弄成神經病......
       這回我真是明顯的又哭又笑了,因為樹的話,一輩子,我們就這樣生活著、工作著、戀愛著,好嗎?可以嗎?
       我的Tree,開心與不開心,傳遞到你那里,都會變成幸福轉交給我,我哭我笑你都能懂,象另外一個我自己,那么親那么近...
       你笑著說:“傻女人,誰叫我一直住在你心里?”  
       我給小鬼和‘復印機’分別回了字條,夾在最后一次給他們批改的作業本里:
       給小鬼:“你那么調皮,想讓老師不記住也難,我不是你的老師了,但你的師傅卻不打算輕易放過你...笑”
       給‘復印機’:“如果復印是你的特長,請在明年七月,復印一張錄取通知書給我!...笑”
       放好后,我開始收拾一切屬于我的東西,因為換了年級,自然得搬離這里,再見,我的第一張辦公桌......
       我被調整到高一年級,帶一個“普通班”,46名學生,據說這個班的進校成績都不高,基礎偏低,學習情緒和氛圍都不好,校長希望我拿出“初生牛犢不怕虎”的架勢,“消滅”一切頑劣因子,把成績搞上去......
       我笑得有些虛偽,心里暗詛:真是看我一新來的菜鳥,什么都拿我開刀......
       點頭哈腰的送走校長,回頭面對同一辦公室的同事,他們都好象在替我默哀,只搖頭:
       “那班,誰帶誰倒霉!”
     我一個頭兩個大,還沒見著“廬山真面目”,就被這些接踵而來的“傳言”弄得太陽穴都痛了...
    那時候流行一句話“命苦不能怨政府,點背不能怨社會”,我想,正好說出了我的心聲與無奈......
       新人嘛,到哪都得先被“欺負欺負”...不是嗎??“笑納吧,small teacher!”我對自己說。
       正在郁悶中,手機響,是陌生號碼,不想理會,可來電的人似乎有很好的耐心,我遲疑許久還是接了。
       電話那頭的聲音讓我在發出一聲“喂”之后,愣了半天,是宇...
       那個讓我和樹都牽掛和內疚的男人......
       不止一次的想要知道這個人過得好不好?有沒有象我們所希望的那樣得到幸福?此刻這個聲音近在耳邊,我卻一句問候的話都說不出口......
       半天不見我吱聲,以為是信號不好,宇掛了線。我靜靜看著手幾,等待它的再次響起。
       始終不敢輕易回撥過去,始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不敢相信那個聲音會再出現。

       一直以為和這個男人的緣分算是徹底到了盡頭,過得好與不好,都只能是問天問地問自己的事,做朋友都多余的你和我,問候是不是真的沒了意義?
       手機再度響起,打斷我的思緒,急忙接了電話。
       宇問:“是蕾嗎?”
       我回答:“是!”局促得不知道該說什么好......  
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.過得好嗎?”
       他似乎也猶豫著問這樣的問題,會不會太無聊?那聲音比從前渾厚了許多,也許是經過了時間的緣故。
       “還好......你呢?”
       兩年多了,我很幸福的時候會想起你,想問問你過得好不好?有沒有快樂的生活?...可我依然沒能問出口......  
       “我挺好的,樹......她好嗎?”  
       “恩,都挺好......”
       如此對白,我們誰都覺得吃力?墒前,經過這些年,該過去的,都應該過去了吧?我們都不再是昔日的自己,你語氣里有了平靜,屬于我們的故事早在很久以前就劃了句號,只等待事過境遷后能淡定的彼此問候一聲:“你還好嗎?”,已應滿足,最起碼,還能親口問聲好......而這世上許多分手的情侶,都成了老死不相往來的陌路人,我們算是幸運的嗎?應該是吧!......  
       宇身邊好象有人,可以肯定那是個女人,隱約聽見她努力小聲卻又控制不了的音量,在嘀咕著什么......
       正要開口問宇那是不是你的妻,是不是已有了自己的家,就被電話里猛然傳來的女聲把話堵在了唇邊。
       “想我沒有?死女人!”聽這大嗓門,我就知道她是潔...
       離上次聯系已有兩個多月,這女人,說中意的真命天子總算被她弄到手,以后可沒那么多閑工夫和我煲電話粥......現在和宇在一起,難道......????
       “你說的真命天子難道是......??”我不是很確定。
       “聰明的孩子!怎么樣?羨慕死了吧??我可是倒追了一年多啊,可憐我的青春歲月都用來追這難以搞定的悶騷男人了。哈哈...”
       潔嘰里呱啦的說著,笑得很大聲,宇在旁邊悶悶的罵了兩句“瘋女人”,我也笑出了聲,被潔看上又倒著追的宇,應該是幸福的吧?我真的很開心聽到這樣一個消息,似乎心里那放不下的石頭得以放下,宇能幸福,我想,我和樹都會少一點內疚,多一點快樂...  
       “死女人...我們元旦結婚,一定要來!對了,記得把你男朋友也帶上,做我和宇的伴娘伴郎...聽見沒?提前來準備準備,不然我可恨你一輩子喔!”
      潔象個孩子一樣無心傷害誰的說著,她是掉進了幸福里的傻女人,一個什么也不知道的孩子。
      宇搶了幾次電話,都沒能阻止潔快樂的嘮叨,我知道他擔心潔的某些要求會為難了我,只是,你們的婚禮,我怎能不參加?做潔的伴娘怎能拒絕?只是我該怎么去完成潔做新娘時對我小小的要求?亦或者,該給宇怎樣一個伴郎,一起祝福他們?  
       我答應潔一定會參加他們的婚禮,一定會做她的伴娘,潔一直嚷嚷著記得帶伴郎,我但笑不語,宇說掛線了,這女人得了婚前狂喜癥......
       晚飯和樹一起在店里吃的,我母親和幾個與她年紀差不多的老玩伴,去了雷山。說是去健身,爬山最好...只要她想做的、喜歡的,我都支持,我的母親,該有自己的生活了...應該放下肩上扛了那么久的擔子,好好的,看看身邊風景,享受一切生活美好,盡管這些都來得遲了,在她已不再年輕的時候......
跟樹提起宇的電話和婚訊,樹笑得有些釋然,我們默契的做了很夸張的深呼吸動作,吸氣吐氣,相視而笑...... 版權歸http://www.heartincolorado.com所有
 下八篇:  上八篇:
分手快樂
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嗎(九)
那年花開(連載原創)之一 告別
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(七)
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(六)
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(五)
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(四)
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(三)
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(二)
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
女勾引者手記之二
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(八)的回復如下


lookingforyou 發表于:2021/11/20 22:32:45
這是轉載的吧,還沒有更新
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否還好(八)回貼注意:
1.謝謝用戶您的的支持!漢字是豐富多彩的,請一定用文明的詞匯,書寫les相關的文章.
2.注:發布一條獎勵Love2,如果你是15880會員獎勵 4,亂發或重復發將扣除100~1000不等.
3.發表評論內容請控制在 3000字以內.
 
回復內容:
  ↑TOP
http://www.heartincolorado.com 15880拉拉交友網
日韩爽免费视频无码观